幸运11选5

                                                                      幸运11选5

                                                                      来源:幸运11选5
                                                                      发稿时间:2020-06-05 11:49:34

                                                                      美国航司受疫情的打击从股价中可见一斑

                                                                      而从2月初到现在,中美航线只有中国航司在执飞,美国航司想要执飞中国却不批准,一定程度上可以将其渲染为一种中国所制造的“不平等”——凭啥你中国能飞我美国,我美国不能飞中国?刻意制造冲突使得中国越发无法批准美国航司复飞,由此可以营造出一种中国“霸凌”美国的印象,从而转移美国国内愈演愈烈的矛盾。

                                                                      而美国政府以诸多强硬手段威胁中国批准复飞之后,更使得复飞从一个技术性问题变成了一个尖锐的政治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想要通过“极限施压”使中国批准美国航司复飞基本不可能了——过去两年的中美贸易战让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政府是不会对“极限施压”低头的。

                                                                      除此之外,2020年也是大选年,特朗普一切都是为了11月的大选能成功连任。美国三大航司在民主党与共和党两边都有所投资两边下注,很显然并不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而美国三大航司的雇员虽然分布全美,但主要运营地与雇员所在地还是集中在民主党所控制的州。对于民主党的地盘,特朗普那可是从不手下留情,哪怕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依然能纵容支持者去聚集抗议封城。

                                                                      在美国政府发出停航威胁之后,美股航空指数大幅上涨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中国政府从没停止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只是在美国航司主动停止了中美航线之后想要恢复时没有同意。当然,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有绝对的权力可以停飞任何一班国际航班。美国航司有着停飞中美航线的自由,相应地中国也有不批准复飞的自由——毕竟中国不是一个“公共厕所”,也不是一个“殖民地”,让美国航司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引发本次断航的直接导火索是美国要求恢复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然而中国政府并不批准;与此同时,中国航司(国航、东航、南航、海航)还依然在“五个一”的限制之下执飞中美航线。

                                                                      截至目前,五角大楼与白宫尚未对马蒂斯的声明作出回应。至于特朗普,他在3日晚些时候在推特上发文回击马蒂斯,称自己和前总统奥巴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两人都解雇了“世界上最被高估的将军——马蒂斯”,“很高兴他卷铺盖走人了。”

                                                                      《每日新闻》分析称,本应致力于缓和局势的特朗普正在加剧美国内部的分裂,他通过指责部分示威者来转移美国社会矛盾的焦点。假使特朗普继续如此,而不解决引发美国社会矛盾的根本问题,那么美国社会恐将分裂到无可挽回的地步,美式民主恐将消亡,“法律与秩序”(特朗普1日曾自诩为“美国人法律与秩序的总统”)也将土崩瓦解。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日报道称,埃斯珀当天在五角大楼召开新闻发布会,他在会上强调自己不支持特朗普援引1807年的《叛乱法》来调动军队平息骚乱。“动用现役军队参与执法只应该是在最紧急的情况下才可考虑的最后选择,而我们现在并不处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支持援引《叛乱法》。”埃斯珀说道。